Orbit

:::

【媒體報導】外語學院舉辦「2017島嶼東南亞文化研習營」 介紹印尼與馬來西亞文化

  • 2017-06-27
  • 北區大學外文中心

【外語學院訊】期望啟發國人發展第二外語文化之興趣,外語學院與教育部北區外文中心於624-25日舉辦「2017島嶼東南亞文化研習營」,邀請多位印尼和馬來西亞相關領域從業人員,從各種面向介紹島嶼東南亞文化。

外國語文學院院長于乃明講述本院深耕東南亞語言文化已九年多,今年更成立東南亞語文學系,並期許學院透過這次研習營得以深入探討個別國家的文化,並對台灣和東南亞之間的交流有更深入的發展,提升國人對此領域的認識。

本次研習營主要籌畫者,從事印尼語和馬來語教學多年的王麗蘭老師,以活潑有趣的問答帶領學員從各層面認識島嶼東南亞獨特的文化。她表示,無論從人種、歷史、地理、語種、物產各方面來觀察,這個區域皆是十分豐富獨特的。島嶼東南亞的地理特色為各島四散在海洋,地理位置又位於海上貿易路線的樞紐,且受到後殖民的影響,因此孕育出多采多姿的文化底蘊。 

在飲食方面,由於當地人口伊斯蘭教徒占大多數,因此清真認證的食物(HALAL)特別重要。所謂清真認證指的是經過教義規定宰殺方式的肉類,當中無酒精類飲品,也無雜食類動物如豬、狗。如果要體會道地印尼飲食文化,非大排檔(Mamak檔)莫屬。由於研習營第二天恰好是開齋節(bulan ramadam),因此王麗蘭也特別解釋開齋節的意義:並非印尼或是馬來西亞的新年,而是要感同身受物資匱乏的日子,進而心存感激。每當開齋節開始,眾人齊吃馬來飯糰(Ketupap)。水果則有榴槤(貓山王)和山竹(manggis),其中印尼的榴槤吃起來帶有酒味,特別香、特別好吃。

外交部亞東太平洋司科員蘇晏瑩則分享她在爪哇學習印尼文十個月的所見所聞。她認為,爪哇人講求和諧、不喜歡衝突、用字委婉、語氣柔和。並舉例,當地人表示我不知道會說「我不太知道」,而非直接說我不知道。她也分享印尼文是一個正在發展的語言,時時都有不同的流行用語出現,甚至當地的瓶裝水包裝都印刷最新俚語的講解,例如「蚊子藥」是電燈泡,「手機保險套」是手機殼。

穿著方面,由於天氣炎熱,女性在防曬美白方面不遺於力。印尼人為了防曬,甚至不顧炎熱穿著厚重的毛料圍巾、襪子,因為他們認為衣料厚實才能防止陽光穿透。而傳統服裝(Batik),一件純手工製作的服裝需費時三個月,現代甚至成為重要場合的正式服裝。

外貿協會印尼語講師顏聖錝講述馬來西亞民主化歷程。顏聖錝來自馬來西亞,對家鄉深厚的感情、希冀家鄉更好的願望,在講述的過程中嶄露無遺。他解釋,馬來西亞執政黨為國民陣線,其中又分為馬來人為主的政黨(巫統)、華人為主的政黨(馬華)、印度人為主的政黨(印度國大黨),而巫統是掌握國民陣線核心最大黨。反對黨則是人民聯盟和希望聯盟。雖然許多追求政治改革的運動近年在馬來西亞經常發生,然卻缺乏延續性。且很多政黨因為NGO組織加入,而產生空殼組織。乾淨選舉聯盟大集會(Bersih)成為榜樣和圖像,對於當地人來說參與社運遊行是一種潮流,而非革新。

研習活動第一天下午安排學員動手作島嶼東南亞傳統美食,分別邀請丁安妮、林綉青和陳鳳玲帶領學員製作新馬印涼拌水果(Rojak)、波波恰恰(Buburchacha)以及印尼涼拌菜(Gado-gado)。學員們十分踴躍參與各項活動,特別是丁安妮帶來石磨,當場研磨道地的印尼醬料,鳳梨的酸甜加上些許辣椒的香辣,搭配清爽的水果,眾人的味蕾感受到新奇的體驗。

台大漁業科學研究所研究生陳政廷,從印尼漁業面向介紹印尼的海產。根據多年親自接觸漁業的經驗,表示:印尼圍網漁業有三大魚種,分別是竹筴魚、金槍魚、鯖魚,而石斑種類更高達十九種。在印尼,運輸螳螂蝦的方式會使用保特瓶裝,將寶特瓶鋸成兩半再裝入。印尼的養殖漁業面積十分廣大,甚至搭直升機觀察水質的顏色以判斷水產的狀況。紅藻類的養殖亦十分蓬勃,藻類的用途廣泛,不同的藻類品種可以提煉出各種膠,而這些材料可以做熱狗、蟹肉棒、甜點、保養品等各式民生物品。養殖蝦在印尼當地被視為獲利甚高的行業,因此養蝦業者經常回饋社會,同時也隨身配備槍枝,以防有不肖人士對蝦下毒或斷電,毀壞養殖環境。

曾任國立歷史博物館館員戴蕾,為學員開啟峇里島繪畫的大門。著重在人本身,希望透過博物館看到人的歷史。她表示,烏布現存十分豐富的人文資產,觀光業和村莊緊密結合,表演團體為地方性組織。在欣賞表演的同時,也是體會當地人民的生活。而烏布博物館中的藝術展覽,以村落為分類。在他們傳統繪畫中,蘊含許多當地民間故事。以戴蕾介紹的畫為例,畫中有三隻動物,分別代表祭司的牛、代表王室的獅子以及代表上方的豺狼。獅子和牛原為好朋友,但因為獅子要求豺狼改吃素,豺狼感到生氣並想方設法破壞獅子和牛的感情。

北藝大傳統音樂學系副教授李婧慧,在演講開始時以一段酬神獻供的儀式影片揭開序幕。她解釋峇里語中並沒有說明「藝術」的字彙,但有專門從事藝術人員職業的名稱。而音樂與舞蹈對峇里人來說是體現宗教信仰的工作(ngayah),它是一種無酬的工作、也是互助形式的公共事務。1971年時,峇里人將舞蹈分為三種:儀式舞蹈(Wali)、酬神舞蹈(Bebali)和世俗舞蹈(Balih-balihan)。其觀眾不同,表演場所也有所不同。在當地廟會等場所可觀賞儀式舞蹈,但觀眾須穿著峇里島傳統服裝女性穿著沙龍;男性綁帽子、身著沙龍並繫腰帶,上衣可用其他長袖代替。平峇里島的儀式舞蹈最近轉變成娛樂性展演,從迎神變成迎賓。而武士舞是最難的舞蹈,但卻是舞蹈的入門,因為峇里島人認為教舞蹈要先從最難的教起,其他舞蹈便不難學習。另外亦提及甘美朗(Gamelan),是打擊樂器為主的樂隊,以旋律打擊樂器為特色。

第二天下午實作活動為傳統舞蹈教學、伊斯蘭書法以及傳統搖竹,邀請玟娜、唐宏人和哈明飛帶領學員一起體驗當地文化。傳統舞蹈用扇子來和緩慢的舞步來表達內心的情感,而伊斯蘭書法讓學員們用阿拉伯文字母書寫自己的名字,十分有趣。搖竹每支代表一個音符,詮釋樂曲至少需要七支搖竹。學員們邊演奏搖竹,邊哼唱著當地兒歌,饒富童趣。
This is an image
學員與教師愉快合影留念,為充實的研習營留下難忘的回憶。〈照片:外語學院提供〉